追求“精致”生活的代价

九游会官方网站

2021-06-28

“这些年,我过分追求与自己收入、身份不相符的高消费,缺乏守护职务廉洁性的警觉……那个曾经相信知识可以改变命运而寒窗苦读、又在组织的培养下一步步成长起来的自己,面对金钱的诱惑毫无免疫力,没有守住底线,最终一步步堕落到职务犯罪的漩涡中。

”回看自己的违纪违法历程,曾任上海市金山区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的金英丽恍然如梦。 本是振翅欲飞的年纪,这位“80后”副处级女干部却因贪腐早早折了翅膀。

2020年12月,因受贿538万余元,金英丽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,并处罚金100万元。 1981年,金英丽出生于吉林省柳河县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。

从小到大,她都是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学习和生活几乎不需要父母操心。 凭借自己的努力,金英丽先后在两所国内知名大学拿到学士和硕士学位,并于2006年作为引进人才,来到金山区工作。

她很快在同龄人中崭露头角,工作仅半年便当选金山区政协常委,又相继担任金山区知联会副会长、民族联副会长、青联副主席等社会职务。 尤其令人记忆深刻的是2012年,金英丽凭借出色的工作业绩获得金山区“十大杰出青年”称号。

那时的她意气风发,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和希望。

然而,事业发展顺风顺水的背后,金英丽的世界观、人生观、价值观已悄然出现了偏差。 “她从一开始就设定了错误的人生目标。 ”办案人员一语道出了她走上违法犯罪道路的真相。

原来,金英丽本科就读日语专业。 课余时间兼职做翻译的过程中,她接触到不少有钱的客户,他们的高档次装扮让金英丽大开眼界。 也就是在那时,金英丽对奢侈品产生了巨大的向往,甚至认为“追求品质生活”才是人生意义之所在。

事实上,硕士临近毕业时,收入中等的体制内工作并非她的最佳选择,但她听从了男友的建议,决定到上海市郊做一名公务员,“他说他负责努力赚钱,我就在体制内安心工作。

”繁华绚丽的上海给金英丽提供了施展个人能力的工作平台,更让她有机会体验、挑选各式各样的世界名品,实现读书期间没有能力实现的愿望。 她很快拥有了中意的名包名表,不少衣服的单价都超过一万元。 按照毕业时的打算,金英丽将品质生活的物质保障寄托在另一半身上。 遗憾的是,她的婚后生活却不如预期幸福,两人矛盾重重、争吵不断,最终不得不以离婚草草收场。 婚姻的变故彻底改变了金英丽,她产生了不要结婚、不要孩子、及时行乐的想法。

她本应与父母聊聊工作后的生活状况,但是由于长时间独立在外,她对父母一直“报喜不报忧”,父母完全不了解女儿的世界,离婚的打击她也没有向父母表露。

相反,她把自己紧紧包裹起来,把自我封闭当作自我保护的手段,把奢侈消费当作自我麻痹和自我排解的途径,长期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里。 随着消费水平进一步提高,对金钱的欲望像毒瘤一样在金英丽心中慢慢生长,并在她走上领导岗位、拥有一定权力后暴露无遗,很快给了围猎者可乘之机。

2016年7月,金英丽被提拔为金山卫镇副镇长,上任不久后便在工作中与辖区内的企业老板夏某某相识,一来二去发展成男女朋友关系。 夏某某不仅主动出资帮助金英丽解决离婚留下的难题,还以买车、支付车牌额度费用等名义给金英丽打款,两年间送给金英丽现金400余万元,以及总价近20万元的名牌手表、首饰、皮包等物品。 夏某某的慷慨大方让金英丽的生活越来越“有品质”,然而这些馈赠并非是无偿的,夏某某许多生意上的事都有求于她。 2016年年底,夏某某公司向金山卫镇政府提出申请,按比例返还当年缴纳的税收及压库税收,如果申请通过批准,公司可以获得1000万元左右的国家扶持金,这对夏某某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。 于是,在明知夏某某公司不符合政策规定的情况下,金英丽依然为其极力争取财政扶持。 最终此事由于镇长的强烈反对不了了之,这让夏某某对金英丽颇有微词,加上性格原因,两人的关系也时好时坏。

相比感情生活的不顺,金英丽的事业发展却越来越顺利。

2019年,金英丽出任金山区经济委员会副主任,并被安排至市级部门挂职锻炼。 随着工作平台的提升,围绕在她身边的商人也越来越多。 几年间,企业老板胡某某和钱某某频繁献上各种“厚礼”,从爱马仕皮包到别墅装修费,从给父母安排三甲医院体检到带父母出境旅游购物,金英丽收受好处的金额和范围越来越大。

翻开案卷可以发现,起初她主要痴迷于服饰等奢侈品,到后来,追求衣食住行全方位的高档次。 旅游时她选定的酒店动辄三四千元一晚,而在市级部门挂职锻炼的一年间,金英丽一直住在五星级酒店,除了第一个月的费用,其余28万余元均由胡某某支付。

“她对奢侈品非常有研究。

”办案人员介绍,“品牌包看一眼就知道是哪一年哪一季的新款,老板送的礼物,她不用看发票就能知道大概价格。 ”昔日金山区的杰出青年渐渐变成了奢侈品的“行家”,在企业老板的“围猎”下一步步沦为金钱的奴隶。 当被问起收受如此多的财物后,内心是否恐慌时,法学专业出身的金英丽竟认为这些都是赠与而不是受贿。

她将老板们的“围猎”当成是爱慕和追求,“幼稚地认为对方就是出于喜欢而追求我,给我财物就是爱意的表达”。

直到深陷囹圄,金英丽才看清老板们温情背后真正的面目,“他们其实是在感情伪装下对我进行长期政治投资,看中的是我手中的权力和发展前景。

”让人感到悲哀的是,金英丽来到金山区工作十多年,除了一套别墅,她在这个地方没有留下任何牵绊。

如今离开老家期盼与女儿团聚的年迈父母,只能在这栋空荡荡的别墅里漫长等待,分离的痛苦还在继续。 【编辑的话】人生价值远在攀比享乐之上一些权威商业机构的研究报告显示,近年来,“80后”“90后”已成为中国奢侈品购买主力军,奢侈品消费年轻化的现象持续升温。 不少收入不高的年轻人即便知道奢侈品价格远超实际价值,仍愿意一掷千金,享受“痛并快乐”的消费快感。 这支消费大军里也不乏年轻干部的身影,个别人甚至沉湎其中,为了追求物质享受,不惜突破纪法底线,最终走上违法犯罪的不归路。

年轻人追求美好生活本无可非议。

但是,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,更不能偏离正道。

像王万里和金英丽这样,为了自己的虚荣心和攀比欲,利用职权变现,通过不正当途径快速获得财物,换来的只是虚假的“高光时刻”。 其违法犯罪行为不仅有违做人之道,还断送了个人前途,给家庭造成巨大打击,更损害了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,破坏了党和国家的形象。

一些年轻干部之所以贪图享乐、沉迷虚荣攀比,根本原因是错将人生价值与“大牌”“名品”绑定在一起。 古人云,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。 修身便是修德,而个人之大德就是树立正确的价值追求。 高档消费只是一个人外在价值的展露,相比之下,精神层面的追求才会伴随并滋养人的一生。

如果将人生目标寄托在吃喝玩乐之上,其实只是停留在物质生活层面,加强自我修为还有很大空间。

养大德者方可兴大业。 在人生的发展道路上,是图一时光鲜亮丽、安于享乐之爽,还是寻一世精神丰裕、提升人生境界,值得每一位年轻干部静心细想。 年轻干部是党和国家事业的接班人,也是干事创业的先锋队。 特别是一些身处重要岗位、承担重要职责的年轻干部,其精神追求和道德水平都应更高,更要将遵纪守法、以俭修身、以俭兴业、尽职尽责等当作为人处世的基本原则,坚决抵制享乐主义、奢靡之风,在年轻人中起到良好引领示范作用,切实做党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的忠实传人,在新时代新征程中,留下许党报国的奋斗足迹。

(责编:钟鸣、陈昂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