版权“蛋生鸡”:“二次创作”作者和平台须有边界感

九游会官方网站

2021-06-09

  版权“蛋生鸡”,边界在哪里  6月1日起,新版著作权法正式施行,将包括短视频在内的“视听作品”纳入保护范畴。

但是,法律更多时候是发挥震慑作用,“二次创作”作者和平台须有边界感,怀着对法律的敬畏之心,调整自己的商业模式。   谁能想到呢?明争暗斗多年的爱奇艺、优酷、腾讯视频会变成“友商”,携手声讨抖音、快手、B站等短视频平台;一直你追我赶的抖音、快手、B站也就地抱团,合力反击有关吐槽。   明面上,双方争议的焦点是能不能利用电影、电视剧、综艺等内容进行“切条搬运”和“二次创作”。

短视频平台上,这些“三分钟看××”播放量轻松过千万次,但与购买、自制原创作品相比,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   所以,爱奇艺、优酷、腾讯视频一致用“盗版”来斥责“二次创作”。 抖音方面的回应也很绝,直接甩出了一份精心制作的“字节跳动遭遇腾讯屏蔽和封禁大事记(2018-2021)”。   意外吗?其实也不。 今年4月,借着世界知识产权日,爱奇艺、优酷、腾讯视频联合500多位艺人提出“二次创作”的版权问题,将某些短视频平台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近日参加第九届网络视听大会,双方早就憋着一口气,做好了PPT,就等着亮剑了。

  版权背后是流量,平台怎能不着急?据说当初腾讯视频购买《如懿传》的版权费高达亿元,可现在,用户却在短视频平台上看各种“切条搬运”“二次创作”片段,甚至有20多分钟的版本。

用户看得过瘾,流量哗哗地流到了短视频平台。

  类似的情况数不胜数,冲击了长视频的商业模式。

按长视频平台原先的设想,斥巨资获得作品版权,好比买了会下金蛋的母鸡,有的金蛋能孵出会员费,有的能孵出流量池,有的能孵出广告收入,还有的能孵出提前点映的额外收费。

有了钱,就可以接着买金鸡、下金蛋,循环往复,做大做强。   现在来了截和的,把金蛋搬去了短视频平台,还一只接一只地孵小鸡——近几年,短视频平台发展迅猛,用户规模、用户时长与商业回报均实现对长视频行业的反超。 表现在资本市场,爱奇艺、优酷、腾讯视频等至今亏损,B站、快手等市值却一骑绝尘,未上市的抖音更被寄予厚望。 虽然“切条搬运”和“二次创作”只是贡献了一部分功劳,但长视频平台也已经不想再免费扶持短视频平台了。

  6月1日起,新版著作权法正式施行,将包括短视频在内的“视听作品”纳入保护范畴。 坦白说,什么叫“适当引用”“合理使用”,边界依然模糊。 这个在世界范围内都是难题。 但法律更多时候是发挥震慑作用,“二次创作”作者和平台须有边界感,怀着对法律的敬畏之心,调整自己的商业模式。

  目前短视频平台自知理亏,已删除了大量侵权短视频,只是流量诱人,不想轻易放弃。 4月份,有大批“二次创作”作者发声,称自知涉嫌侵权,但个人创作者难以对接大量版权方。

这也提醒有关方面,在维护权利人合法权利的同时,要便于使用方、平台方合法使用。

部分短视频平台已表示愿意批量采购存量版权,开放给平台内的创作者。 中国电影著作权协会等组织应借鉴音著协、音集协的集体管理机制,抓紧协调,降低维权、监测和交易成本。

只要定价合理,各方不难达成合作。

  再讲个他山之“熊”的故事吧。 2010年,日本熊本县推出吉祥物“熊本熊”,将形象版权免费授权给本国企业使用,2018年又宣布外国企业仅需5%至7%的版权费即可获得形象授权。 由此,这头有两坨腮红的黑熊获得了大批拥趸,红遍全球,随之带动熊本县的旅游经济发展。 平台及版权方不妨借鉴一下,以更务实的态度尽快解决版权争议。

  最近,很多新片的版权方开始向短视频大V提供素材,花钱请他们进行再创作,以吸引潜在观众。 而且,新版著作权法保护“二次创作”著作权,其实有利于“二次创作”发展。

未来,正版“二次创作”将是影视剧宣发的重要渠道,高质量的大V号有望获得更多资源,合法合规地挣钱。 从这个意义上说,这次维权也许就是长短视频携手走向正版时代的契机。   佘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