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工业城市谁最强上海、深圳、苏州角逐第一城

九游会官方网站

2021-06-27

核心提示:  上海、深圳和苏州处于你追我赶的状态,并没有谁真正坐稳了工业第一城。

  1月19日,深圳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局长贾兴东在做客本地民心桥节目时表示,2020年,深圳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预计实现增长2%,规模以上总产值万亿元左右,连续2年位居全国大中城市首位。

  回望2020年上半年,根据公开报道,苏州实现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万亿元,超越上海和深圳,成为全国第一大工业城市。   此番深圳官方的表态,正式确认了深圳在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这个指标上重回第一城。

  但处于中国工业城市第一方阵的深圳、上海和苏州,近年来一直处于你追我赶的局面,深圳并未拥有全面领先的优势。

如果同时算上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等几个指标,三城将继续角逐中国工业第一城。   一般而言,伴随着大城市的发展,尤其是数字经济快速发展,第三产业的比重会逐渐提升,但这并不意味着简单的去工业化。

可以看到的是,在中国一些重点城市中,近年来出现了重新重视制造业的趋势。   中国工业城市第一方阵  2017年,上海、苏州和深圳的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均超过了3万亿,三座城市构成中国工业城市第一方阵。   排序来看,上海为亿元,苏州为亿元,深圳为亿元,深圳为首次突破3万亿。   短短2年之后,深圳后来居上,2019年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为万亿元,位居全国大中城市首位。

同年,上海的这一数值为万亿元,下降%;苏州则为万亿元,创历史新高,并且与上海仅剩下小幅差距。   2020年上半年,苏州实现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万亿元,超过同期的上海近500亿元,被视作成为了中国第一大工业城市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并未查询到深圳公布2020年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数据,仅查询到规模以上工业销售产值为万亿元。   但在三座城市中不断变化的排名可以看出,深圳、上海和苏州的工业总产值处于你追我赶的状态,并没有谁真正坐稳了工业第一城。

  三座城市的工业发展各有特点,上海是我国民族工业的发祥地,重、轻工业门类之全称得上中国之最;深圳的高技术制造业和先进制造业方面颇有特色,二者在2019年的增加值占深圳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分别高达%和%;苏州同样拥有完备的制造业体系,大力发展外向型产业,同时也走向了自我创新。   如果说工业总产值衡量的是总规模,那么,工业增加值更能反映工业发展质量。 在这一项指标上,上海和深圳同样竞争激烈。   2018年,深圳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达亿元,增长%,成为全国首个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突破9000亿元的城市。

同年,上海实现工业增加值亿元。   但2019年,上海工业增加值达到了亿元,又反超了深圳,排名榜首,深圳则以亿元次之,与上海相差了几十亿元。

  2020年上半年,受疫情因素的影响,深圳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%,如今全年预计增长2%,呈现明显的复苏之势,而全年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有望再与上海一争高下。

  相比之下,苏州在这一项指标上与上海、深圳拉开了一定差距,2019年,苏州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为亿元。   但苏州在2020年上半年的表现十分亮眼,除了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反超上海500亿元之外,在疫情的影响下,苏州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仍然实现了%的正增长,截至2020年11月,这一涨幅已经扩大至%。

  争夺制造业  在上海、深圳和苏州之后,其他重点城市的工业增加值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断档,6000亿元区间的城市仅有重庆,5000亿元区间的有广州、东莞、泉州、宁波和无锡,4000亿元区间的有佛山、武汉、天津、杭州、北京、南京和成都。   这些都是万亿或准万亿GDP城市,但其工业增加值的排名与GDP的排名有较大出入。

 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万陆不久前在一个论坛中表示,过去半个世纪,发达国家和诸多发展中国家都在去工业化,工业比重在持续下降,而发展中国家的去工业化往往伴随着收入增长的停滞,即陷入中等收入陷阱。   万陆认为,发展中国家要想把创新做好,必须要牢牢地和工业化绑在一起,工业化、创新、可持续增长是三位一体的过程。   从城市的层面来看,近年来,以互联网+为代表的服务业快速发展,第三产业的占比逐渐提升,但与此同时,一些重点城市表现出了重拾制造业的决心。   2018年,上海出台三年行动计划,吹响重振上海制造集结号。

  杭州在2019年9月推出新制造业计划,计划到2025年,全市工业总产值达到25000亿元,规上工业增加值达到6800亿元。   2008年,杭州第二产业占比尚有%,但到了2019年,已经下降至%,下降幅度仅次于天津,但远远快于其他诸多一线、新一线城市。

  杭州市委主要负责人曾在2019年表示,制造业是当前杭州最大的短板,新制造业计划是杭州打造新引擎、打好翻身仗的根本指引。   南京则在2020年公布的四新行动(新基建、新消费、新产业、新都市)方案中提出,2020年新型都市工业产业规模要达到600亿元。 在南京主城实施退二进三二三十年来,又首次对玄武、秦淮、建邺、鼓楼和雨花台五个区各下达上百亿元的新型都市工业产业指标,这被南京当地媒体称为将工业迎回主城。

  对于很多城市而言,制造仍然是经济发展的根基。 尤其是在工业互联网时代,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,将可能颠覆传统制造模式,催生出大量的新技术、新业态、新模式。

  华南城市研究会副会长孙不熟表示,从大的方面说,当今中国被卡脖子的产业也基本都在制造业领域,半导体、芯片、大飞机、高端装备这些先进制造业是中国经济必须攻克的难关。